您的位置︰首頁
科教(jiao)文衛
《文化(hua)藝術報(bao)》用近一個整版(ban)發表張珂詩歌新作(zuo)

圖為《文化(hua)藝術報(bao)》A6版(ban)。

圖為張珂先生書(shu)法作(zuo)品。

圖為張珂先生書(shu)法理論專著《意造宋(song)代》。

  中新網陝(shan)西新聞7月13日電(記者 田進(jin))7月8日出版(ban)的《文化(hua)藝術報(bao)》用近一個整版(ban)的篇幅,發表了張珂先生的詩歌新作(zuo),比(bi)較集中展示其(qi)近期詩歌藝術及特色。張珂先生不(bu)僅(jin)以(yi)書(shu)法和書(shu)法理論著名,早年還是一位有(you)名的校園詩人。

  此次《文化(hua)藝術報(bao)》共發表了張珂先生新近創作(zuo)的7首詩歌作(zuo)品︰《我(wo)要重新做個詩人》、《望月》、《累了、就歇一會(hui)兒》、《簡單(dan)•幸福(fu)》、《股(gu)市曲線(xian)》、《夏日風(feng)景(jing)》、《對月》。

  著名作(zuo)家yi)鈁舛嗄昵霸zeng)在一篇《讀張珂的字》文章中介紹︰“開始的時(shi)候——我(wo)說的這個開始的時(shi)候,是我(wo)認(ren)識張珂的時(shi)候,他是山東大學中文系的才子、詩人si)嫖難 she)社(she)長,詩寫(xie)得很漂(piao)亮。後(hou)來,他到了中國新聞社(she),再後(hou)來,又成了中國新聞社(she)陝(shan)西分社(she)的社(she)長。詩,似乎不(bu)寫(xie)了。他為什(shi)麼就不(bu)寫(xie)詩了呢?我(wo)鬧不(bu)懂。他不(bu)會(hui)把那麼多的才情捂(wu)在醬缸里腌菜偷偷給(gei)自己(ji)吃(chi)吧(ba)?去年,我(wo)看見了張珂的幾幅字,漂(piao)亮,比(bi)他當年的詩還要漂(piao)亮。我(wo)想(xiang),一個人如果(guo)真有(you)才情也有(you)性情,他想(xiang)捂(wu)也can)wu)不(bu)住,不(bu)在這兒發散,就會(hui)在那兒發散的。”其(qi)實,張珂不(bu)僅(jin)是楊爭光先生的學弟,而(er)且還步其(qi)後(hou)塵,擔任過山東大學學生詩社(she)的社(she)長。上世lan)0年代參(can)加工作(zuo)以(yi)後(hou),張珂先生利用業余時(shi)間一直潛心研習書(shu)法,探索書(shu)法理論。與寫(xie)詩基(ji)本絕緣。

  2012壬辰龍(long)年,張珂先生的一幅“龍(long)”字zhi)shu)法作(zuo)品被日本郵(you)shi)鬩yi)紀念郵(you)票的形式發行,成為中國大陸首位作(zuo)品登上日本郵(you)票的當代書(shu)法家。張珂先生的書(shu)法理論專著《意造宋(song)代》,以(yi)書(shu)法為魂魄勾勒出一幅全(quan)景(jing)式宋(song)代人song)幕hua)卷(juan),對書(shu)法尤其(qi)是宋(song)代書(shu)法進(jin)行了獨特、深刻和立體的剖析(xi),被譽(yu)為書(shu)法理論領域“開創性”和“里程碑式”的著作(zuo)。

  張珂先生說,今年5月20日他突然萌發再次寫(xie)詩的沖動(dong),于(yu)是一揮而(er)就寫(xie)下了《我(wo)要重新做個詩人》。這首詩和隨後(hou)的詩作(zuo),大都一氣呵成,痛快淋灕。他說,到現在才發現,寫(xie)詩原來是件這麼快樂的事。

  張珂先生的這些最新詩作(zuo),全(quan)部都是關(guan)于(yu)生活最直接、最質(zhi)樸的的表達。是對生活充(chong)滿文人情懷的思(si)考、表達,發現和記錄(lu)。他的詩歌《我(wo)要重新做個詩人》寫(xie)到,“我(wo)要重新做個詩人/我(wo)要大口地呼吸(xi)新鮮空(kong)氣/平jiang)鵲匕ai)草的青綠(lv)花的芳芬(fen)” 。《簡單(dan)•幸福(fu)》中寫(xie)有(you)“我(wo)想(xiang)做個簡單(dan)的人/行到水(shui)窮(qiong)處/坐看雲起(qi)時(shi)/走在街道上/與孩子交流歡喜/和老人談論時(shi)光與溫(wen)馨”。《累了,就歇一會(hui)兒》還寫(xie)著(zhou)“累了,就歇一會(hui)兒/搬個馬扎兒,眯起(qi)雙(shuang)眼/感受四季的陽光/或(huo)者/干脆躺在草地上看雲”。這些詩句自然而(er)然,看似隨手(shou)拈來,卻折射出詩人深厚的國學功底;hui)廡┤ 涫凳翟讜冢 狡匠3# qia)恰(qia)是建立在詩人si) 的諦牡幕ji)礎之(zhi)上。不(bu)無病呻吟(yin),不(bu)矯揉造作(zuo),不(bu)裝腔(qiang)作(zuo)勢。用張珂先生的話說,要說好平常話,首先要有(you)平常心。他自己(ji)早已(yi)過了song) xie)詩而(er)寫(xie)詩的年齡。

  《文化(hua)藝術報(bao)》創刊(kan)于(yu)1985年,是中國西北地區(qu)唯一一份省級(ji)文化(hua)藝術類綜合報(bao)刊(kan)。該報(bao)長期關(guan)注社(she)會(hui)文化(hua)熱(re)點現象、經(jing)典互動(dong)文學藝術、書(shu)畫(hua)美術等領域,融思(si)想(xiang)性、閱讀性、欣賞性、娛樂性、實用性和服務性為一體,深受廣(guang)大讀者喜愛(ai)。(完)

大象彩票 | 下一页